“面对严肃的肤浅,深刻露出了玩世不恭的微笑。”

关于

呵,大概只有原始社会才没有“人心不古”这个说法吧。

我早就过了愤青的年纪了。

每发一张图,都说明我又闲得无聊了半天...

等人中......

思修课作业,拍微电影……
我一后期在一边发呆……

我看小说,会想像自己在经历小说里的人生,当小说看到结束,书中的悲痛都已经过去,而我对于过去的事情习惯性的会选择忘却。
比如提到余华的活着,我想到最多的是温和然,因为我只记得故事最后福贵带着他的牛在夕阳下远去的场景。
这样有一点不好。我很难去分析所谓的故事想要表达什么、故事的本质是什么、之类的。

晨。

1/53

© 蜗牛角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